[ 南充  ]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媒体报道

芦苇丛中 他扑向元凶……

【信息来源】 【发布日期】2021-11-11 【打印】

   “抓到了,抓到了”!近日,一条振奋人心的消息从蒲江县传回仪陇县,“10·31”专案主犯朱某某被刑侦民警擒获。这标志着在南充市具有重大影响的“10·31”恶势力团伙案侦破工作取得重大进展,也宣告仪陇县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黑恶势力在逃主犯全部清零。
街边涌出蒙面歹徒
  2018年10月31日凌晨,仪陇县金城镇奎星街,刚参加完聚会的王某正沿着街边走向自己的越野车。还没等他拉动车门,一群身着黑衣、面戴口罩、手持棍棒砍刀的人从街角一涌而出,对着王某便是拳打脚踢、棍劈刀砍……直到王某倒在血泊之中,嫌疑人才迅速登上旁边的一辆商务车,匆匆逃离现场。
  案发后,仪陇县公安局金城派出所民警迅速封锁现场并将受害者送往医院,刑侦大队民警也第一时间赶赴现场,开展勘查和走访。经过抢救,王某虽脱离了生命危险,但全身受到了10多处刀伤,头骨和多匹肋骨也在袭击中遭受击打,造成骨裂和骨折。
  案发时值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期间,除恶务尽的声势让众多不法者闻风丧胆,纷纷收敛锋芒,隐匿蛰伏。是什么样的恩怨纠葛让嫌疑人竟敢顶风作案,在大街上公然行凶?带着疑问,案件侦办工作迅速展开。
抽丝剥茧循迹锁凶
  经过现场勘查、走访调查和查看监控,民警发现,嫌疑人具有很强的反侦查意识,行动前进行了多次跟踪踩点和精心伪装,行动中更是分工明确、下手狠,作案后不慌不乱,逃离有序。种种迹象表明,这是一起有组织、有预谋、有策划的团伙案件,性质恶劣,影响巨大。经过仔细甄别,层层上报,该案最终被定性为恶势力团伙案,由市县两级公安机关共同侦办。
  受害者王某为无业青年,性格争勇好胜,有过伤人前科,社会关系复杂,结怨较多。经过综合研判,民警认为报复伤人的可能性极大,随即将案件侦破方向确定为与王某有过过节的社会闲散人员。
  侦查方向确定后,专案组民警对王某社会关系展开了全面摸排。雁过留声、车过留痕。很快,一条重要线索进入民警视野。王某曾与社会青年朱某发生过节,朱某弟弟朱某某对此一直怀恨在心,曾多次扬言要收拾王某。经过进一步侦查,民警发现,朱某某与其多名“小弟”在案发前曾出现在金城镇,案发后便不知所踪,具有重大作案嫌疑。
北国雪域“刀客”落网
  朱某某长期混迹社会,心狠手辣又生性狡黠,具有极强的反侦查意识。案发后,民警几番扑向他可能隐藏的地点,都无功而返。此后很长一段时间,他更如同人间蒸发一般,音讯全无,对朱某某的抓捕陷入了僵局。朱某某这条线断了,但案件侦破工作片刻未停,专案组民警迅速将思路调整为“围点打援”,先后将李某、满某、许某、黎某等多名朱某某的“小弟”——“10·31”案参与者抓获到案。
  经过进一步侦查,民警还发现,参与者中还有4人系朱某某从内蒙古雇来的“刀客”。这4人常年在边境一带出没,靠着“收人钱财、替人消灾”营生,凶残异常,抓捕行动可谓危机四伏,充满变数。2019年1月,专案组民警奔赴千里,在白雪皑皑的内蒙古,冒着重重危险,克服重重阻力,对4名“刀客”展开围捕。最终,在当地警方的配合下,有惊无险地将关某、巴某等4人抓获归案。
  “10·31”案参与者纷纷落网,受到法律惩罚,而作为元凶的朱某某却一直负案在逃,这让参与侦办此案的仪陇刑侦民警无法释怀。三年以来,北至内蒙古通辽,南至云南瑞丽,都留下了民警的追凶印记,只要有一点蛛丝马迹,民警都会付出百倍努力,他们始终坚信,只要朱某某还活在世上,就一定不会让正义迟到太久。
芦苇丛中趟水缉凶
  今年10月下旬,民警通过工作获悉,朱某某近期可能在蒲江县一带活动。这是三年来第一次在省内捕捉到朱某某的轨迹。
  战机稍纵即逝,抓捕刻不容缓,一张天网悄然铺开。
  偌大的蒲江,高楼林立,朱某某会躲在哪里呢?10月29日中午,民警便装搜捕至城郊一处度假村时,一名身高1.8米、身材壮硕、面戴口罩的男子进入了警方视野。正当民警准备靠近时,男子警惕地朝民警看了一眼,随即便朝着蒲江河边夺路而逃。
  “是他,就是他!”一声大喝,民警沿着蒲江河岸紧追不舍。此时,慌不择路的朱某某纵身跳下河堤,趟着河水,朝对岸狂奔而去。
  来不及多想,追在最前面的民警黄进春跟随着跳入齐腰深的河水中。赶至对岸,面前的一大片芦苇遮挡住了视线。关键时刻,黄进春急中生智,登上旁边的一块小土包,一眼便望见朱某某正在前方芦苇丛中挣扎着跑动。随即,他鼓足劲,箭步冲上前去,用尽力气扑倒朱某某,将其就地制服。
  “三年了,多少刑侦民警为了抓捕朱某某而寝食难安,自己再也不想错失良机了!”直到将嫌疑人押上警车,黄进春才笑呵呵地向战友透露自己根本不会游泳,而在跳进冰冷河水的那一刻,刑侦人的初心早已让他将生死置之度外。
  到案后,朱某某对自己为替兄报仇组织和雇凶伤人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。目前,朱某某已被依法刑事拘留。谢云 本报全媒体记者 牟廷河

(原载《四川法治报1111日)

分享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