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 南充  ]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警队风采

写给母亲

【信息来源】 【发布日期】2019-06-10 【打印】

西充县公安局青狮派出所  王仔平

    母亲,近日可安好?五月将至,麦子熟了,高原上的草木已经郁郁葱葱了吧!嫩绿的新芽是否已经把高原的荒凉层层染绿,不像您的白发一年年枯白了去。

        春节之前您和父亲多次电话表露出让我们回家过节的愿望,说你们想两个孙女了!直到腊月二十九号,你们在电话里最终没再提回家团年的话题,也没有问我何时出发的话语,1000多公里的距离让我的应允又一次失言。记得那天,您和父亲轮番接过电话啰啰嗦嗦地叮咛着这样叮咛着那样,我当时急着调解一起纠纷匆匆挂了电话,在单位的调解室,偶尔听到派出所其他的几个同事在搭楼梯挂灯笼的欢笑声,不时还有街上的鞭炮声,对面老李家聚在一起打牌的嬉闹声,我心里充满了歉意,我就慰藉自己清明节一定要抽空回趟老家给爷爷奶奶上坟,看看你们。

        母亲!算算离开家乡到四川求学、工作、安家已经整整15载,硬是没有在家过一次的清明节,期间还失去了最疼爱我的爷爷奶奶。2011318日,我随战友外出追逃,在重庆驶往深圳的列车上接到父亲的电话“你奶奶在医院里住院,你最近可忙?能否回来?”,我对父亲说在去往深圳的火车上,应该要一周左右才能回川请假,电话之后我心里就一直惴惴不安。三年前大四的我正在紧张的准备论文答辩,爷爷离开了,为了不影响到我学业,你愣是没有告诉我,放假回家第一眼就看见大门上白色的挽联和大大的“哀”字,那个假期我都没有和你说一句话。我怀着不安的心和战友在深圳完成追逃工作,在深圳宝安区看守所接到你的电话“问我何时回得来?”我说刚刚接了逃犯准备回四川,听后您叮嘱我“路上注意安全,奶奶病情已经有了好转”,回来的路上因为行程起了一些波折,到南充已经是第三天的晚上,安顿好嫌疑人我才疲倦的接通您的电话,听见你的周围人声嘈杂,哀乐入耳;听见你缓缓的说“你奶奶前天晚上走了,算的时间是明天入土”;我的眼泪嗒嗒嗒的滚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  记得那年的寒冬特别冷,千禧年就要来临。我在离家几十公里外的二中上学,月假回家一次,那个周日的早晨4点钟母亲就叫醒我送我到公路边赶班车,一直等到差不多7点钟天空已经泛白班车迟迟未到,将母亲担去的一挑柴火都烧尽,才知零下10度的气温里这趟驶往知识的班车我们没有赶上。没有多少文化的母亲急得跳脚,那些年家乡公路上行驶的车很少,也许一天都碰不上一辆,您便回家骑上已经破旧的自行车载着我,一路上我们说着家里的收成,看着金沙江清澈的水流和两岸正在发芽的柳树,全然忘记了四个多小时的骑行艰辛。而我靠在您的后背,您犹如一座巍峨的的大山碾压着砂石铺成的土路载我前行。从此,我的人生不再惧怕坑坑洼洼、颠颠簸簸,因为母亲的世界只有猪鸡牛羊、麦子包谷和我。

        上个月,您的腰腿旧疾复发住院,每天在医院做着痛苦的牵引,敷上厚厚的藏药,而我在执行二级勤务、“两会”安保。清明前后,“一标三实”数据维护、非法持枪案、系列入室盗窃家禽案、“Y库”采集,儿子最终没能回家望你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 母亲!我在西充县一个偏远的镇派出所,所里有七个民辅警,辖区三万多户籍人口,平时我们担负着这里社会治安的巡逻防控、大小纠纷的调处、各种基层基础工作的采集维护、大小案件的侦查办理。我们辖区常住的大多是留守儿童、空巢老人,这里民风淳朴,百姓生活并不富裕,也有弯弯曲曲的羊场小道和不太高山岭,我们更要守护他们的生命财产安全。记得有一年在村上入户走访,因为天气炎热,一个大妈硬是把我们拽到她家歇息歇息,说给我们烧点“开水”,我们没有推辞,在他家的屋檐下扇风歇凉,一会儿这个面容沧桑、头发花白的老大妈就给我们端出来两大碗“开水”,每个碗里都是五六个醪糟鸡蛋,我不好意思的悄悄问同行的战友“开水”怎么是鸡蛋,战友说西充农村招待贵客都是委婉的说成是“开水”,恍惚间忽然觉察到这就是母亲的味道。

        孔子曰“父母在不远游,游必有方。”从警十余载,不论在何地,入警誓词就是我们的方向。和全国二百万战友一样,我们没有固定假日、没有白天黑夜、没有团团圆圆、没有花前月下、没有浪漫情怀,更多的是“牢记使命、对党忠诚、执法规范、服务人民”,这十六字箴言早已深深的融入警察的骨髓。虽有太多的歉意、太多的自责,歉意没有在您和父亲生病住院时的病榻相伴、歉意这么多年没有陪你们旅游过一次、歉意您儿媳一个人艰辛的承担我的小家庭、歉意您的两个孙女都不怎么和她们的父亲亲热,……自责……自责……。但我们充满荣耀、充满勇气,我们步伐坚定、我们使命光荣。

        香格里拉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地方,怎能不想念母亲?警营是生命中最美丽的地方,怎能不负重向前?

 

  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您的儿子

           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於二零一九年五四青年节